枯井生花。

【看星。】


文章归档和自我介绍看置顶!!!

这里许一,或者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在努力进步。

感谢阅读。

【喻叶】禁区——9.end

*麻辣烫店大二喻文州x高二有点不良叶修   
私设和ooc都有,慎点。

9.
“喻文州。”叶修念了一声。他躺在床上,抬起手把吊灯灯光遮住。

“喜欢。”叶修又说了一声。

叶修的想法昭然若揭。每天找喻文州一起上学,离家出走后跑到他店门口睡了一夜,学校离家很远,却每天晚上都要路过麻辣烫店看看喻文州的那个窗口……这份喜欢,连叶修都觉得太明显了——他从来就没有隐瞒过。

喻文州知道叶修喜欢他,叶修也知道喻文州喜欢他。但叶修和喻文州都不急于捅破这层窗户纸。喻文州在等叶修主动开口,叶修都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上喻文州的钩,叶修乐意。不过,叶修还要再等一等,等叶修变得更加优秀,再和喻文州在一起。

他要和喻文州并肩。

“哥,我来啦。”叶修背着书包跑到麻辣烫前台去。

喻文州笑了,叶修看起来心情不错:“来吃饭?”

“今天不吃,学习!”叶修认真地说,“在前台这儿学行嘛?我顺便帮你看店,不打扰你。”

“你不嫌吵就行。”喻文州犹豫着伸出手,隔着前台拍了一下叶修的头。

叶修立即跑到喻文州身边坐下,把课本和作业摊在前台上。

还真是把散漫收起来了,叶修整个人都正经不少,喻文州想。

店里有人低声交谈,小孩子活泼地讨论着哪样好吃……一切都和叶修第一次走进这家店的情景相似,不够安静,但是喻文州不再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现在的喻文州在他身边,足够让他安心。

叶修认真起来颇有些不要命的趋势,以前熬夜玩游戏,现在熬夜学习。不过练习题比起游戏要无趣得多,叶修只好抽烟和想想喻文州,让自己能继续学下去。有时叶修写着写着就在书桌前睡着了,第二天去找喻文州上学前一定是要洗个澡去去烟味的。

叶修又一次握着笔在前台睡着了,笔尖戳在练习册上。

“让人不省心。”喻文州小声嘀咕一句,把他手里的笔抽出来盖上笔帽,然后给叶修按了按太阳穴。叶修穿着短袖,露出来的两截胳膊冒着鸡皮疙瘩。喻文州找了件外套给他披着,望着叶修的黑眼圈,一阵心疼。他捋了捋叶修的头发,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叶修的头发还没这么长。总有些事物会见证时间的流逝。喻文州想。

到了期末考试前一晚,大概是因为平时熬夜,叶修想早睡反而睡不着了。他翻来覆去,最后给喻文州发了一条消息:和我说句加油吧,哥。

喻文州秒回:加油咕咕修。

只要有你的这份鼓励,就足够了啊。叶修想。

叶修的排名明显的往上升了,这让叶修感到满意。他主动提出请家教的事情,让叶修父母都十分惊喜。

于是这个暑假叶修在学习中度过了。每天家教走了以后,叶修就跑到喻文州那儿去,占着前台写题。

距离高考越来越近,叶修熬夜时抽烟的频率越来越高,连在前台,叶修也会偶尔会从烟盒里抽出根烟,叼在嘴上,和喻文州解释:“不抽烟,我就叼会儿。”有时候忍不住了就会溜出门口抽烟。

这期间叶修和喻文州的关系应该还是有点进展的。高考前几天放假,叶修每天都要跑到喻文州身边待上快十小时,以缓解那份紧张感。

考前叶修又失眠了。他拿来手机,正想给喻文州再发一句“晚安”,喻文州的消息就到了:加油。

这次不用叶修提起,喻文州就做了。

喻文州的身影开始在他眼前晃啊晃。明明晚上刚刚见过,现在却想得要命。喜欢的冲他确会让人做出改变啊。叶修立刻做出决定,骑上许久没人碰的自行车,乘着夏季夜风,到喻文州店门口去。

叶修看到喻文州的那个窗口亮着。

正在做手帐的喻文州收到叶修的消息:哥,下楼。

喻文州飞奔下楼,看到叶修以后冲他一笑。

是很熟悉的笑容,但又不太熟悉。叶修想。勾起的嘴角,和刚见面时一模一样,却温柔得过分了。是恰到好处的笑吗?哪儿恰到好处了?太过了太过了。叶修一直以为自己是占据一定主动地位的,现在才发觉他十分被动。

喻文州还没说出口,他就自己跳进了他的陷阱。

叶修从跨下自行车,跳起来抱住喻文州。他放在喻文州腰上的手空弹着不知名曲子,挠得喻文州不停地笑,但他抱着叶修不放手。离他第一次抱叶修已经过了差不多一年,少年的个子蹿得快,和那时相比高了不少,但感觉变瘦了。他隔着衣服一下子摸到了叶修的肩胛骨。叶修憋了半天,忍不住抵住喻文州额头,道了声晚安后骑着自行车溜了。

果然晚安应该亲口说。叶修想。

高考以后喻文州,黄少天和苏沐橙给叶修开了个庆祝派对。叶修哭笑不得:“这是庆祝我什么?成绩还没出来呢,就先开庆祝派对了?你们还真是未卜先知。不过谢谢啊。”

黄少天:“我们相信你!再说了,这是你家喻文州提议的。”

“说到哥,”叶修正色,连腰都挺直几分,“哥,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说。”

叶修:“做我男朋友吧,这波不亏!”

喻文州毫不犹豫:“准了。”

黄少天和苏沐橙一点也不意外地鼓起了掌,拉出他们找人定制的红色横幅:“喻文州和叶修新婚快乐!”

喻文州:“……”

叶修:“…………什么品味,心领了。横幅你们自己收着吧。”

喻文州心情复杂,他没料到这就是黄少天所谓的新婚礼物。

苏沐橙说:“专门找人做的!字还是烫金的呢。不能不要!”

黄少天也附和:“文州这是我答应你的新婚礼物啊你不许反悔的!这都是祝福啊你知道吗?不收这友谊就到这结束了!”

叶修把横幅一卷,扔到喻文州手上,“行……吧真是塑料友谊。 ”他又对喻文州说:“哥,我要搬进来和你一起住。”

“好。你今晚先回去收拾东西,明天我们一起去挑张双人床……”

“去阳台说!”黄少天忍无可忍,“喻文州你说过的话是被自己吃下去了吧,说好的房间是禁区呢?”

“以后叶修也是禁区。不许碰。”

“知道了……快走吧。”黄少天无力反驳。

阳台里,叶修点起一根烟,对喻文州说:“今晚我先和你挤一挤。”

“可以。”喻文州看着他,“但把烟掐了,你高考那会儿都抽几根了?现在开始戒掉。”

叶修缓缓吐出一口烟,“我身上烟味太重吗?”

“掐了。想抽烟的时候就亲我。”

这个条件不错,叶修把烟熄灭,在喻文州脸上留下许多个带着烟味的吻——如果叶修抹了口红,口红印都已经印满喻文州一整张脸了。

喻文州笑着任他胡作非为,无可奈何地说:“就这么想抽烟?你是因为想抽烟才亲我的吗?”

叶修双手画了个叉:“答案错误。”

“那是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想亲你所以才亲你啊。”

叶修在喻文州的床上蹦了两下,然后问坐在床边的喻文州:“这些柜子什么的我能碰多少?”

“随你。”喻文州扔给他一串钥匙,“上了锁的自己开。”

叶修:“遵命。”他先把面前书桌上的抽屉一拉,发现拉不开,拿钥匙一只只试了一遍终于开出来:是几个盒子和一本手帐本。

他打开前想到一件事,就先问了起来:“我来吃麻辣烫,你总是给我降价,那差的那些钱怎么办?”

“我自己补上。你不欠我,因为你现在是麻辣烫店其中一位老板的男朋友了。”

叶修笑了,打开那几个盒子,装着喻文州的胶带和水彩,叶修十分惊讶。他又翻开手帐本,粗略一翻,一眼看见那几张喻文州画的叶修:

叶修走在路灯下的样子,叶修抽烟的样子,叶修偷瞥喻文州的样子……

那些日日夜夜的暗恋,终于有了归宿。

“哥,你这是暗恋我多久了。”

“很久很久。”

“告诉你吧,我早就发现啦。”叶修朝他笑,“你不说我也知道。”

“嗯。你不说我也知道。”喻文州也笑。

叶修从第一页开始细细地看,说:“我不知道你还会做手帐。我发现你特别有趣啊喻文州。”

“你刚发现吗?”

“不,发现你更有趣了。”

“那有什么奖励吗咕咕修?”

“……嗯,有。”叶修笑着说,“过来,奖励一个kiss要不要?”

“当然要。我终于亲到我的月亮啦。”

end.

————————
终于发完啦!!!!其实这篇真的只是满足我个人的胡思乱想罢了。要是有人喜欢就很开心啦。感谢阅读。

为什么我不会写暗恋。哭了。

【舟渡】雨




屋外的雨噼里啪啦地砸下,骆闻舟和费渡在陶然的屋子里面面相觑。

骆闻舟同志又一次从父亲的训斥中逃到陶然家避难,未曾想陶然那还有个蹭吃蹭喝蹭网络的费渡。刚好到饭点,陶然看着面前的两位大爷,总不能让他们把空无一物的冰箱啃了吧?老好人陶然遂下楼买速冻饺子。

没想到他出去没五分钟,大雨就到了。骆闻舟来的路上双手插着兜,晃悠着把家里那位老父亲的话一句句从记忆里清除,刚好看见附近的便利店没开门,那陶然应该是去挺远的超市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何况还下着雨。

骆闻舟深谙,自己和费渡一旦单独相处,必定满屋火药味。为了缓解这沉闷气氛,骆闻舟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两把雨伞,对费渡说:“我去找陶然。”

费渡伸手挡在他前头,留足了几公分的距离不愿和骆闻舟接触:“我去吧。”

骆闻舟就知道不该多说话,一开口话就变了味道:“你?你就省点事吧宝贝儿,警察叔叔没告诉过你小朋友晚上一个人出门很危险,还是乖乖待在家里好?对了,这也不是你家。”

“警察叔叔,现在社会治安这么好,晚上出门不危险了。这不是我家,难道还是你家不成?既然我一个人出门危险,那你和我一起去,不就不危险了?”

骆闻舟磨了磨自己的后槽牙,决定不跟费渡计较,陶然这时候还不指不定在哪儿淋雨呢。于是他妥协:“走,警察叔叔为你保驾护航。

街上一片五颜六色的伞都撑得四平八稳只有骆闻舟手上的那把倾斜着——斜向费渡那边。骆闻舟和着雨声打了个电话给陶然:“喂,陶陶,在哪躲着呢?我带了个拖油瓶来接你了。……还没到超市?……好,我知道了,你就站那等我,现在就去找你。”

费渡静静地听完骆闻舟“放屁”后,拿出手机也给陶然拨去个电话:“哥,我在去找你的路上。和那个不靠谱的警察叔叔在一起……别买速冻饺子了,我们去找个地方吃饭,能不能别带他?……不能啊,好吧,那下次不带他。别淋着了,原地等我。拜拜。”

骆闻舟翻了个白眼,对高中生费渡发出嘲讽:“呵,作业写完了吗,还找个地方去吃饭。真是看不起你们这些带着铜臭味的资本主义。小小年纪就想把我们陶然拐跑,谈过恋爱吗你?”

“警察叔叔,总比你一大把年纪好。”费渡刻意咬重“叔叔”这两个字,往耳朵里塞上耳机,加快了脚步。

“诶,别走这么快!”骆闻舟连忙跟上去,费渡又回到雨伞遮蔽范围。

接到陶然的时候骆闻舟的衬衫已经湿了一半。而他们又陷入新的困境,三个人两把伞,要怎么分?陶然心想他俩还不如不要来接自己呢。陶然无心加入两人的战争,拿过骆闻舟手里的雨伞打开,“你们俩撑一把。”

陶然率先逃离,留下骆闻舟和费渡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费渡接过骆闻舟手里的伞,冲骆闻舟说:“赶紧走。”

于是雨伞又斜向骆闻舟那边,两人共撑一把伞,跟上陶然的脚步。

七年后。

又是一个下雨天,费渡窝在家里,听着雨声给正在加班的骆闻舟打去电话:“喂,警察叔叔吗?需不需要你的大英雄去接你?风雨无阻喔。……秋裤,穿了穿了,你要不要检查一下?我现在就去接你,要不要带点吃的,市局附近那家酒店的怎么样……不费钱……好,我知道了,开你车去。会注意安全的,别操心了。马上就到亲爱的。还不挂电话,是要我亲你吗,师兄?……真的?师兄你大庭观众之下就不害臊啊。再说下去我出不了门了。骆闻舟,我想有个超能力,现在就飞过去把你抱回来,不给别人看,我们回家亲。”

end.

——————

明天有事不会更文,发个舟渡小甜饼,想写他们以前斗嘴日常很久了——希望大家都和他们一样甜。

【喻叶】禁区——8

*麻辣烫店大二喻文州x高二有点不良叶修   
私设和ooc都有,慎点。

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他拿出手机给母亲发了条语音:“妈,我不回家吃饭啦。”

他走出喻文州的卧室,餐桌上已经摆上几样家常菜,他说:“哥。”

“晚好呀。”喻文州笑着说:“可以拿碗筷盛饭了。少天出去吃了。”

“好。”叶修应言拿出碗筷,盛饭,这对叶修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事情,从小叶修的父母就要求他每餐都给全家人盛饭。在喻文州这儿也是叶修盛饭,突然让叶修感觉这儿很像家里。

叶修拉开椅子坐下:“哥,可以吃饭啦。”

对了,在叶修十几年的盛饭生涯里——也只有离家出走那段日子里不是他盛饭。

苏沐秋啊。

叶修沉默地端着饭。喻文州在他对面坐下,看着叶修说:“怎么了?”

好像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和喻文州提这件事,但叶修还是说了出来。

叶修略显艰难地开口,又觉得苏沐秋在他心里不该是这种难以启齿的样子:“嗯……我以前有个朋友,就是沐……沐橙他哥,叫苏沐秋。他游戏玩得很好,我们就是在你今天去的那个网吧认识的。”

喻文州没打断他。他知道苏沐橙和叶修关系很好,甚至有些时候他对苏沐橙会抱有一点点刁钻的嫉妒,但更多时候是感激。不过他不知道还有苏沐秋这个人的存在,无论是叶修还是苏沐橙都从来没提起过。但是喻文州很快意识到这是个对叶修来说很重要的人。只是……叶修说话的语气,像是在追忆和缅怀,快乐和悲伤掺杂其中。

叶修知道喻文州在听,因为喻文州不管是在听他说话还是在和他说话都会和他对视,他能看出来喻文州现在非常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就像他也很认真地看着喻文州一样。叶修继续说:“他和沐橙都是孤儿院出来的,那时候十五六岁吧,沐秋就开始在网吧给人代打,做做游戏装备,帮忙看网吧什么的挣钱养活自己和沐橙,我是负气离家出走才遇见他们的。一开始我身上还有钱,能帮他们付点生活费,后来钱花光,就多了我这个穷光蛋一起打游戏赚钱了。和他们一起窝在一间非常小的房子里,一起打游戏,为吃什么口味的泡面而争吵、PK,那段日子让我非常怀念。所以我回家之后,还是经常去找他们玩……”

叶修顿了顿,平复因为这段话而涌出的回忆:“后来,他过生日,我和沐橙给他准备了惊喜,打着电话催他回家,他就……出车祸,去世了。那以后我经常梦见他,梦见他出车祸时和我打的那通电话。”

喻文州不知道做什么好,他沉默地看着叶修,发觉叶修拿着筷子地手在微微发抖。

他一定很难过。

“叶修。”半晌喻文州开口,“苏沐秋的去世一定让你特别崩溃,你永远也不会忘记他,对吗?你一定也很想他,他当然也很想念你,不然为什么会到梦里去找你呢?我猜他想和你好好告别……下次再梦见他,要和他说说你和沐橙现在的生活,他应该很想知道你们过得怎么样。你不用尝试放下什么,你需要做的,只是连同他的份一起,好好地走向未来。”

喻文州说话速度平缓,语气温柔,将叶修的心绪慢慢抚平。这么久以来,他是第一次和其他人谈及苏沐秋。苏沐秋对他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或许的确像喻文州说的那样,自己不用尝试放下什么,苏沐秋也从来不希望给予他什么压力。

只要连同他的份一起,好好地走向未来。

tbc.

【喻叶】禁区——7

*麻辣烫店大二喻文州x高二有点不良叶修   
私设和ooc都有,慎点。



叶修确实累了,一路上打了好几个哈欠,到喻文州家里看见个沙发就倒在上面。

“诶!你先别睡。”喻文州正开自己的房间门,“到我房间睡。”

虽然的确很困,但叶修认床,没法一合眼就睡着。于是叶修迷迷糊糊站起来,晃到喻文州那儿去。叶修困倦之中突然想起黄少天说过的话:“他的房间是禁区!我和他当了这么多年朋友都不让我进去。”叶修笑了出来,所以自己是非常特别的那个吧?他困得快神志不清了,直接靠在喻文州身上。

“等等等等。”喻文州把叶修整个人揽在怀里,将叶修弄上床以后,叶修就没再说话。喻文州估计他睡着了,给他把鞋子脱下来,开了空调。

喻文州拉过书桌旁的椅子在床边坐下。这么近距离地,想看多久就看多久地去看叶修,目光多么炽烈多么神情也没关系的次数很少。叶修还穿着校服,看上去当然就是个高中生模样。很奇怪,喻文州一直觉得叶修身上没有不良少年的影子,或许抽烟算吗?不过叶修在自己心里的形象一直保持的很好,不管是在喻文州面前还是不在喻文州身边。那次打架纯属意外。你看这种初次见面时十分礼貌,会好好和人道谢,掐灭的烟也会扔进垃圾桶,不回家吃饭也要和父母交代一声,每天早上都来找自己上学,不迟到不失约,要是有什么事情还会提前和别人打招呼……简直三好学生啊。喻文州相信这都是叶修本来的样子,即使可能带了一点点在喜欢的人面前要好好保持形象的可爱心理,或者是喻文州的男友滤镜加得太厚。但不需要任何理由,喻文州就相信他了。

喻文州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和黄少天去晚自习,看见以前的同学特意跑到他们这栋楼来,而那个同学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系。喻文州问:“他来这儿干什么?”

黄少天露出一个鄙视的表情,解释起来:“文州你这也不知道吗?他是来找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子的啊,不然他没事大老远跑这儿来干什么?啧啧啧喻文州你这人情商太低了。”

“哦,这样啊。”喻文州想到叶修。虽然说叶修的学校离自己的店很近,但没什么事也不会来吧?

还是每周固定时间来店里。这么一想,喻文州更加确定叶修是喜欢自己的。

“太可爱了。”喻文州不禁感叹出声。他在网上会看见有些人说:“真的很讨厌别人说我可爱。这不就是指我既不好看也不聪明,只好拿可爱这个词搪塞一下我了吗?”他并不认同这种看法。

喻文州极少夸人可爱。因为直到现在让他脱口而出“可爱”两个字的人只有叶修。喻文州觉得可爱的人不只是长相好,性格也好,把这个词扩充一下,就是“可以让喻文州毫无保留地去爱”。叶修在喻文州心里就是这个地位。

天啊,喻文州发现自己好像比原来更喜欢叶修了。叶修逐渐逐渐地渗透进他的生活里,一开始是周日的时候会想到叶修今天会不会来,看到穿着和叶修一样校服的人校服就会想到叶修,逛某宝看到什么书就会想叶修会不会喜欢这样的书……无声无息地,渗透进他的心里。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喻文州生出了亲吻叶修的欲望。这样的欲望是逃不开的,于是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寸一寸靠近叶修,像是拉伸的慢镜头。喻文州试图用数叶修有几根眼睫毛的方式让自己冷静……他数到第二十根就数不下去了……好想亲亲他的睫毛。喻文州又出现了这样的想法,接着他的唇就触到叶修的睫毛上,他甚至感受得到叶修睫毛的颤动。

他往下又吻了吻叶修的眼睛,最后才用他的唇去碰叶修的唇,这是表达纯粹爱意的最好方式。

叶修认床,躺下之后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睡着。就在他即将坠入梦境时,喻文州的亲吻将他拉了回来。

叶修意识清醒。

tbc.

发现逐渐脱离“不良少年”的设定。……ooc了。

祖国生日快乐呀。

发个字还活着还活着
更新国庆见。
数学好难我杀数学
感冒要死了我杀感冒

中秋快乐哦。

“我说,你和我接吻的时候为什么总是咬我嘴唇?”

“嗯,你真想听理由?实际上我认真做某件事的时候总喜欢咬着下唇,和你接吻的时候没法咬到自己的,就咬你的啦。”


——————————

描字帖时的脑洞。鬼知道我为什么会想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