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井生花。

看星。

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不能倒啊啊啊

有空写。

禁区第五章ooc有点过啦。先锁了。改完放出来。

“我说,你和我接吻的时候为什么总是咬我嘴唇?”

“嗯,你真想听理由?实际上我认真做某件事的时候总喜欢咬着下唇,和你接吻的时候没法咬到自己的,就咬你的啦。”


——————————

描字帖时的脑洞。鬼知道我为什么会想这些。

发不了文发个脑洞吧。

假设某天骆闻舟和费渡听歌时听到《闻舟渡我》。于是费总开启骚话模式:为什么不是闻舟嫁我?

骆闻舟:宝贝儿,你个0没资格发言。

【喻叶】禁区——6

*麻辣烫店大二喻文州x高二有点不良叶修   
私设和ooc都有,慎点。

*第五章最后一部分已经原帖补上了,注意查收。

6.

这天周六。吃早饭时,黄少天随口说:“叶修最近常来吃饭啊。”

“嗯。他喜欢我。”

黄少天吓得筷子掉了,喻文州用那种平淡得像白开水的语气说出这种在黄少天眼里是惊天猛料的话,让黄少天愣了几秒:“……那你呢?”

“我喜欢他。”

行了,黄少天弄明白自己不该起这个话头,听喻文州这句话里那快翘上天的自豪,不就是喜欢的人恰巧也喜欢自己吗?黄少天:“你们在一起了?”

“没有。放长线钓大鱼。我在等他。”

“……”黄少天一时语塞,非常想采访一下面前的喻文州哪里来的自信。“你就不怕叶修跑了?”

“怕什么,跑了我就追,他跑不过我的。”

“大哥,你以为你是刘翔呢?还跑不过你?先说好啊我已经劝过你了,到时候叶修跑了别来找我哭,没有肩膀借给你。祝你早日泡到叶修,我今天就去给你们准备新婚礼物。”

喻文州也觉得这是件十分冒险的事情,但是他就是莫名其妙的自信。“谢谢。承你吉言。”喻文州看了眼手机,“我先走了,叶修在楼下等我。”

“诶你不是没课吗?……我懂了。快去快去麻利滚开我的视线。”

自从那次喻文州和叶修一起上学之后,叶修就每天都找喻文州一起去上学。今天叶修要补习,喻文州也送他走到校门口。送完叶修,喻文州就钻进学校附近的一家网吧打游戏去了——他这些日子都在忙着写论文,很久没有放松过。

他在网吧待到中午,估摸着到点去接叶修了,叶修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咕咕修:哥你在哪儿?

喻文州:网吧。

咕咕修:是我们学校附近那个?

喻文州:嗯。

咕咕修:我去找你!

叶修惊讶地站起身四处望了望,他就在网吧的无烟区里。

“我也在那儿。”叶修刚打下这行字,手机屏幕就跳出了喻文州的消息。

“咕咕修,你未成年。”

“在门口等我就行。我知道你以前可能进过网吧,但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进到这些未成年不能进入的场所。”

“我不想给你带来坏的影响。”

“懂了。”叶修回复。他偷偷摸摸地从无烟区溜到前台结账,又溜到网吧门外站着。他扯起校服领子闻了闻,没有烟味,突然决定自己在无烟区打游戏的这个决定非常明智。叶修只是放学路过一时兴起才进去,没想到喻文州也在里面。对了,那么喻文州以前可能也来过,为什么叶修以前就没见过?啊……喻文州应该是在无烟区,他不抽烟来着。

叶修突然傻笑,没有什么原因就笑了起来。喻文州正好出来,力道有些重,拍了他的肩:“笑什么呢。”

喻文州看了眼叶修的肩膀,觉得自己拍的好像太重了,有点失了分寸。

“没什么没什么。”叶修说。他明明知道喻文州会出现,还是被震了一下。喻文州拍的是挺重的,连他收回手以后叶修的心还保持频率过快的震动。

“吃饭了吗?”

“来之前吃过。”叶修打了个哈欠,“不饿,就是有点困。”

“那去我家睡会儿?昨晚几点睡的,熬夜了?”

“好。熬夜了……作业逼我的。”叶修说,“要是睡醒以后饿了的话,就吃麻辣烫。”

“你怎么这么喜欢麻辣烫啊?但是总吃麻辣烫不好,今天不吃。”

“哥,我还没见过卖麻辣烫的这么说。”

“总之你先睡,睡醒了我给你做饭吃。”

叶修无奈地笑:“哥,你是养猪吗?吃了睡睡了吃。”

“不是。是养咕咕修这只鸽子。”

“我待会和我妈说一下,晚饭就在你那吃啦。”

“好。”

tbc.

是两篇昨晚上的产出里的句子——什么时候把整篇发出来就不知道啦于是先发个图。

“你我同姓又同性,是前世的福祉,也是今生的灾祸。”

写错一个字,不管了。

【喻叶】禁区——5

*麻辣烫店大二喻文州x高二有点不良叶修   
私设和ooc都有,慎点。

5

叶修下学期就高三了,这天晚上叶修洗完澡就被父亲叫到书房里去。无非是关于未来职业的话题,父亲的意思非常明确,学个与经商有关的专业,将来继承家业。

但叶修并不希望这样做。他不需要继承什么万贯家财,他想按自己的想法来。

叶修耐心地听完父亲的话,然后拒绝了。他也花了很多时间向父亲阐述自己的想法,但父亲一字都不肯接受。

于是叶修就在父亲的“滚”字中回房间麻利地收拾好行李,背着包出去了。

差一岁成年的叶修离家出走了。

他四处晃荡,又不想找旅馆住,就这样从人声鼎沸晃到长街寂静,晃到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开的那家麻辣烫店门前。

他望了眼喻文州的窗口,是黑着的……叶修拿出手机看着十一点时喻文州给他发的晚安——一般喻文州说完晚安就是真的睡着了。现在已经两点了。叶修忍住给喻文州打电话,向他说“我离家出走无家可归了”的冲动,就那么靠着门在墙角坐下。

麻辣烫店门口的灯早就熄了,叶修从玻璃门望进去也是一片漆黑,只能隐约看见自己的脸。路灯是亮着的,但照亮的不是他啊。

叶修困得很,意识却清醒的飘在空中。他开始反思起自己离家出走的举动是不是太幼稚了,明明只是意见不和,这样的情况发生过很多次了,这次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委屈。

对了,说起来以前的那次离家出走也不大成功,最后还是回到家里去了。但是遇到了非常特别的人啊。

叶修又想到他就这样出现在喻文州家门口会不会给他造成困扰,是不是应该换个地方睡觉明天再来找他。但他的意识慢慢钻会身体里,入眠了。叶修就这样抱着自己的背包,在蚊子叮咬下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清晨喻文州走出门就撞见墙角里还迷迷糊糊睡着觉的叶修,喻文州吓了一大跳,立马想到“叶修怎么在这?”和“他什么时候来的?”这两个问题。但首要任务是把叶修弄醒。喻文州摇摇叶修的肩膀,叶修抬手挡了一下,哼唧了一声。

“叶修。”喻文州出声叫他。

“哥我在我在我在!”叶修瞬间就清醒过来,迭声答道。

喻文州伸手拉起叶修:“怎么在这睡着了?待多久了,也不打电话给我?”

叶修很快便作出隐瞒离家出走这件事的选择,尽管内心不情不愿,还是向喻文州扯了个谎:“没多久,来找你一起上学去,有点困就不小心睡着了……怕麻烦你,所以就在外面等着啦。”

硬要说这也不算个谎,毕竟叶修确实是来找他的,只不过等待的时间不像他轻轻松松一句“不久”,而是整个晚上。

“吃早饭了没?”喻文州问。

“……还没。”

喻文州看了眼手上的表,叶修学校里现在估计在上早读课了,来不及做早饭给他吃。喻文州自己今天也起晚了,只往背包里塞了个面包就出了门。

喻文州把面包拿给叶修,叶修还在长身体,不能不吃早饭。

“那哥你吃过了吗?”

“嗯。”

叶修边走边啃着喻文州给的面包,说:“走吧,哥你送我去上学吧。”

喻文州问着“为什么”,脚已经迈开,跟着叶修走。

“让大家都知道我有个哥哥,还是个会送我上学的好哥哥,这个理由怎么样?”

“听起来不错。”

“耶。”

喻文州笑了,总觉得今天叶修有种幼稚感,但是非常可爱。

叶修吃完面包,拿出手机飞快地点了几下,喻文州的手机响起消息提示音,喻文州把手机拿出。

“嘿嘿。”叶修笑着凑过去看喻文州的手机屏幕。

是他们每日的互相问安。

“早啊哥。”

叶修看着喻文州回复自己一句:“早安。”于是心满意足地把头扭开不再去看喻文州的手机,但在眼睛完全离开喻文州的手机前,叶修发现喻文州给自己的备注:“咕咕修。”

“……”叶修搞不清楚喻文州这清奇的脑回路,“叶修”甚至“弟弟”当备注叶修都可以接受,但是“咕咕修”这个称呼是个什么玩意儿?他想来想去都没想出这个备注的来源,只好去问问喻文州:“哥,为什么给我备注咕咕修?”

喻文州就觉得很好理解:“你总是叫我‘哥’,‘哥’和鸽子的‘鸽’同音,鸽子是咕咕咕叫的,所以叫你咕咕修。没有问题吧。”

“……行吧。”叶修只好生硬地拍拍手,“我哥说的真好!”

两人在校门口告别时,叶修突然提出一个要求:“哥,抱一下可以吗?”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后笑着向叶修张开双臂。

叶修抱住喻文州,他又提出了一个要求:“哥,中午可以来接我吗?”

“当然可以啊。”喻文州回答。叶修今天不太对劲,叶修今天好像格外黏人,叶修是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

喻文州轻轻拍拍叶修的背,用最温柔的语气说:“要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啊,我一直都在的。”

叶修一哽,千言万语,张嘴却吐出最苍白的语言:“知道啦。我没事。谢谢你,哥。”

喻文州当然不相信。但是叶修不说,他就不多问,他既然不想让自己知道,喻文州就不会去逼着他说出来。

总而言之,今天的叶修对自己是突如其来的亲昵啊。

“哥!”今天叶修第一个冲出教室,如愿以偿地在校门口看见喻文州,隔着老远就喊他名字。

叶修挤到喻文州面前,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头发,叶修的双手不自觉做出弹钢琴的动作——这是他紧张时的小动作。

苏沐橙气喘吁吁,终于追上了叶修。他今天发消息给自己说要早点回家,叶修在校门口等她。苏沐橙贯彻了“早点回家”这件事,一下课就跑出教室,可还是比叶修慢,喊他也不应,苏沐橙只好拼命追上去。她看到叶修被揉头还一副开心的样子,愣在原地。

“叶修!我叫你你怎么不停下来!还有,不是说不许别人摸你头吗?”苏沐橙有些无奈地吐槽。

喻文州听了,手不自然地放下,看了眼叶修不断动作着的手,说:“抱歉。我不知道。”

“没事。哥你随意。”叶修好像才想起自己说过的这种话,但喻文州是别人吗?叶修又说:“你叫我了?我没听见啊对不起沐橙。”叶修说的是实话,他当时只顾着拿出跑一千米的速度全力跑向喻文州,没有心思去关心其他的了。

他们把苏沐橙送回家后,在麻辣烫店门口分别。

“今天不进去坐坐?”喻文州问。

“不了,我……我爸妈等我回去呢。”叶修做出了这个回家的决定。

“那再见啦。”

“拜拜哥。”

其实叶修在早上和喻文州分别之前就做出这个决定了。叶修在外边呆了一晚上就冷静了下来,自己想做什么尽管去做好了,他从来就不在意什么别人的眼光——虽然父母的眼光会更难熬一些。没关系的,再说了,还有喻文州在。这样的问题叶修自己可以解决,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父母反对自己吗,他能说服就说服,不能的话就直接拿出实力给他们看。这点事不需要喻文州也来替他操心。

他要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不该离家出走。”回家时父母正在吃午饭,担心了这么长时间都有些憔悴,看见儿子回来才提起精神。叶修的这句话让两人心中都宽慰不少。

“但是,很抱歉我不会放弃的。”叶修拉开椅子坐下,搭在腿上的手空弹着《卡农》,“我不想和你们谈条件,但我会让你们看到成果。高考时我已经成年了。我会自己去慎重选择。”

午夜时分,喻文州将清晨时靠着店门口睡着的叶修画了下来,作为新一天的开始。

叶修什么时候会来和我表白呢。

睡前的喻文州这么想着。

tbc.

和大家告个别XD。明天大概就不会更文啦,我们周末和假期见——

一直知道自己有很多缺点,有没有哪位小朋友可以在这条下面评论一下对于我写的东西的看法呀?放假回来看。